当前位置:首页>学习园地

谷牧与改革开放

发表日期:2018-12-18 15:27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至:

  回望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很多传奇的“第一次”是由谷牧书写的:是他的第一份出国考察报告促动了中央实行对外开放的决心;是他为改革开放引进了第一笔外资贷款;也正是他的协调推动,拉开了经济特区先行先试的大幕。

 

对外开放的先遣者 

    1978年,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领代表团赴西欧考察。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向西方国家派出的第一个由国家领导人担任团长的政府经济代表团。

    在30多天的考察中,谷牧一行奔波在不同的国家,先后访问了法国、联邦德国、瑞士、丹麦、比利时等5国。

   在西欧各国热烈的欢迎氛围中,代表团成员也感到了中外的巨大差距,内心很受震动。联邦德国的一个露天煤矿,年产煤5000万吨,第一线工人只有900多名;而我们国内则需要8万人。法国马赛的索尔梅尔钢铁厂,从采矿到轧钢,年产350万吨钢,只有7000名职工。而我国武钢年产230万吨钢,却有职工6.7万人。差距之大,让代表团成员感受到了紧迫感。

  回国以后,谷牧向邓小平汇报了此行的出访情况。谷牧的考察报告和汇报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中国落后西方国家20年;第二,在引进技术装备的同时,也应当利用外资,迅速发展自己;第三,要改革僵化的经济体制,特别是外贸体制。

 

引进外资的探路者 

  改革启动需要巨额资金,但这一缺口仅靠国内难以填补。由于“文革”刚刚结束,当时国内还深陷在“一无外债、二无内债”的自我禁锢中。以往只是引进国外设备,少有利用外资的先例。

    为了解决这庞大的资金来源问题,谷牧同其他中央领导一样,也在苦苦地思索着。

   当时,谷牧接到了日本对华友好人士传来的信息,说日本政府有一笔向发展中国家贷放的“海外协力基金”,利率极低、搁置时限长、本息偿还期长,中国可以争取使用,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须由中国先开口。

  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谷牧决定放下历史恩怨,放眼未来。经过几轮磋商后,1979年9月,谷牧访问日本,促成了为数500亿日元的中日第一笔贷款协议,年利率3%,还款期30年。同时,这样的举动也打破了我国“不用西方国家政府贷款”的思想禁区,促使我国政府迈开了使用国外贷款的步子。

 

经济特区的组织者 

  1979年4月,中央召开专门讨论经济建设的工作会议。会上,广东省委提出:希望中央下放若干权力,让广东在对外经济活动中有较多的自主权和机动余地,允许在毗邻港澳的深圳和珠海及属于重要侨乡的汕头举办出口加工区。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对这个设想表示赞同,委托谷牧帮助广东、福建两省省委、省政府进行研究论证,提出具体实施方案,提请中央讨论决定。

  同年5月至6月,谷牧带领国务院相关职能部委人员组成的工作组,前往广东、福建作调查,共历时26天。

 通过广泛的调查研究,工作组集中大家的意见,最后形成的大体思路是:广东、福建两省经济发展潜力很大,应扩大两省管理经济的权限,可以在中央统一 领导下实行大包干。经济计划上以省为主;赋予这两省较多的机动权;财政上划分收支,新增收益较多的留给地方;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各划出一定区域办出口特区,优惠税率,吸引外资,发展出口商品的生产。

 按照这个思路,谷牧帮助广东省委起草了《关于发挥广东优越条件,扩大对外贸易,加快经济发展的报告》,又帮助福建省委起草了《关于利用侨资、外资,发展对外贸易,加快福建社会主义建设的请示报告》。

 党中央认真讨论并批转了这两份报告。至此,中央关于特区政策的大体轮廓形成。在谷牧的协调下,经济特区的各项工作也开始进入实施阶段,我国对外开放先行先试的大幕由此拉开。

  此后,谷牧作为中央工作组的组长,会同有关部门同志做了大量的、具体的协调和组织工作,积极推进特区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和完善。

 

(摘编自2013年2月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石建国/文)



       

主办单位:xbet电子星投

粤ICP备05013051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1252号

办公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岭南大道北12号市委大院15号楼

联系电话:(0757)83334544 传真:(0757)83364187 邮政编码:528000

本网站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